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自信"牛蛙哥"称带火市场 盼上海能有成熟规范夜市

2018-5-17 08:21:58

来源:排列5开奖结果 作者:李若楠 董怡虹 陈炅玮 选稿:王浩也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ibcj.com.cn/m/20180517/u1ai11439950.html
文章摘要:自信"牛蛙哥"称带火市场 盼上海能有成熟规范夜市,行贿罪道德规范东踅西倒,单纯银离子公安交通。

原标题:自信“牛蛙哥”称当年带火市场 坚守中盼上海能有成熟规范夜市

  编者按

  彭浦夜市,曾经是北上海乃至全上海最大、最红火的夜市。

  五年前,2013年11月,新民晚报新民网率先报道彭浦夜市摊贩严重阻碍交通,8条公交线路被迫改道。在连续多日的追踪报道推动下,有关部门痛下决心,采取强制措施,取缔了名噪一时,无证、占道、影响居民生活多年的非法市场。

  五年后,2018年,上海提出年内基本消除无证照食品经营的目标。寿宁路、昌里路这两大夜市无证无照小餐饮的整治目前也正在进行当中。沪上夜市美食何去何从,备受关注,如何满足市民的多样化需求,值得探讨。

  近日我们回访当年彭浦夜市的“见证者”。她曾为做生意换了3万元硬币;他曾一晚三小时卖掉300只烤牛蛙;她的名字就曾是夜市的“招牌”……他们都曾在彭浦夜市“叱咤风云”,拥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。

  今起三天,我们将讲述他们身上曾经经历和正在发生的故事。他们经历了彭浦夜市最红火的时光,也在一夜之间面临抉择。他们见证了城市的变迁,也是当下上海夜市何去何从的“活标本”。

图说:50岁的安徽人王盈军对自创的烤牛蛙信心十足。新民网记者萧君玮摄(下同)

  “当时太火爆了,人山人海,像赶庙会一样。”时隔近五年,50岁的安徽人王盈军对当年上海彭浦夜市的热闹场景还是念念不忘,每每说起来都神采飞扬,“真的很留恋”。

  为了把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自创烤牛蛙做下去,夜市取缔后,他劝说一众摊贩再聚首,重拉“彭浦夜市”大旗,自信能延续当年的红火。可如今,到了夜宵时间,店里依旧冷冷清清,看着周围其他商户纷纷离去,他也无奈感叹“现实与想象差距太大了”。

  即便如此,王盈军依旧说:“我很自信,其他人都动摇,我一点都没动摇,我坚信我能生存下来。”

  从50只到300只 “我的烤牛蛙带火了夜市“

  没做烧烤之前,王盈军和妻子在无锡做房产中介,当地一度低迷的楼市让他们开始考虑转型。

  2012年10月,他们来到上海。“看了十来天,发现在上海做美食挺有市场。”王盈军说,那时彭浦夜市有点小名气,临汾路卖小商品,与之平行的闻喜路上美食聚集。于是,他们推车出摊,点就选在了“地段相当可以“的临汾路平顺路路口。

  也许是整只牛蛙串着烤的样子稀奇,烤牛蛙打开市场的容易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料。“第一天我拿了十只,都卖了,第二天二十只,也都卖了,第三天正好是周五,我想试试五十只,两个半小时全没了,周六我直接拿了100只,也一点没费劲。”

  转年四五月份,彭浦新村夜市已初见火爆。“那时流行一句话,在临汾路,不管做什么吃的,都能卖得出,而且生意都很好。”在王盈军看来,这很大程度上有他的“贡献”,自己的烤牛蛙带动了整个夜市的人气。“每晚9点半出摊,凌晨1点收摊,队伍排得很长,周末300只牛蛙都来不及烤。”

  夜市的高人气吸引了更多的流动摊贩前来,原本宽敞的马路被里外三层的摊头堵死了,“人挨人,小车都过不去”。最终当“逼停沿途8条公交线路”成了城中热事上了新闻,即刻整顿的通知让生意做疯了的摊主们始料未及。

  2013年十一长假最后一天,摊主们收到通知,第二天不能再摆摊了。“当时还说,‘等整顿好了,你们再回来’”。王盈军没多考虑,以为还可以像以往那样交几百元的罚款就能继续出摊。彭浦夜市要关的消息虽没少听说,可他觉得“这么有人气怎么能关呢”。

  然而,到了11月底,彭浦夜市被彻底取缔了。

  做说客带“游击队”进商场 辉煌不再叹“现实差距太大”

  夜市取缔后,王盈军又回到无锡做房产,但他还一直惦记着烤牛蛙这份生意。

  听闻部分摊主到宝山万达附近的共和新路上出摊又被查,厌倦了当“游击队”的王盈军更想在附近找个稳定的门面,“有证有照就不怕了,能长久的生存下去”。“重新组织一个夜市”的想法也渐渐萌生。

  机缘之下,距离原彭浦夜市2公里左右的宝山绿地新都会“夜食尚”商场(以下简称“夜食尚”)向他们抛来橄榄枝。这让王盈军看到了希望。

  王盈军认为,“夜食尚”距离彭浦近,交通方便,只要大家肯齐心,一定会有号召力。“要做就尽快做,趁着大家还没把彭浦夜市忘了。”下了决心的王盈军每天去劝说其他摊主,一天光香烟就送掉一整条。

  大部分摊主最犹豫的是进了商场要交房租,成本提高了,万一做不好就会亏本。“我给他们分析呀,外面的夜市肯定是再也不能做了,这里又有哪些优势,我说生意肯定会好的。”劝得差不多了,王盈军做了个表率:2014年9月1日,他第一个签约入驻“夜食尚”。此时距离彭浦夜市取缔,已有近一年。

  室外卖小百货,室内小吃美食,初到“夜食尚”,这样的模式几乎复刻了彭浦夜市“小百货+美食“的”逛吃模式”,生意也应了王盈军所说的好。

  新店开张,王盈军做了新招牌,用的是美食网站给他起的名字“黑暗料理魔鬼筋肉蛙”,菜单从单一的牛蛙扩大到绝大多数烧烤品种。虽然他不是临街商铺,但几经媒体报道,不少食客直奔“彭浦夜市重开”而来,生意还是红红火火做了起来。

  可好景不长,室外小百货不允许再摆,缺少了小百货与美食的相互带动,人气明显减少。半年左右时间,二楼的小吃店陆续坚持不下去了。又过去了三年,现在还开着的仅剩下三四家。

  夜市“游击队”从街头巷尾被招进商场,没能逃脱水土不服的命运。“夜市的气氛跟商场里完全两样的。”王盈军也不得不承认理想与现实的差距。

  对平台外卖“爱恨交织” 期盼上海能有成熟规范的夜市

  “滴……”机器里“吐”出了一张外卖订单。采访当天18点12分,第一单外卖来得比平时晚了很多。这一单点了鸡大腿、特色烤大海带子等8样烧烤,“在线支付立减优惠13元”、“使用红包2元”、“配送费7.5元”,最终支付57元。

  王盈军与记者聊天,20出头的儿子小王照着单子从冰柜里取出食材,在烤架上烤了起来,老婆则忙着再洗一些食材备用。周末生意最好时,一天卖牛蛙百来只。

  随着外卖平台的兴起,店里生意7成左右都是外卖。虽然带好了生意,但王盈军话里话外总有一些不认可。首要原因就是外卖对夜市人气的冲击:“人家在家里躺着就把单点了,来店里吃的越来越少了。”

  “很多外卖员同时接四五单生意,把东西送到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冷掉了,味道就不行了,下次人家就不点了。”各平台要抽成,要搞减免活动,王盈军有一肚子的无奈。

  儿子小王则更多地把外卖当作是一种趋势。“有时候店还没开张,就有好几单外卖预定了。”毕业后小王就到店里帮忙,年轻人学得快,动作也快,独当一面已不成问题。对于当年夜市的火爆,他仅从父母的描述中略知一二。

  王盈军说,这些年他错过了一些扩大经营的机会,但始终对自己的烤牛蛙很有信心。“只要是懂吃的的人,就能识我的‘货‘。”有老顾客建议考察一下再找店面,他却总说自己对上海了解不深。这几年,他每天家里、江杨批发市场、店里,三点一线,亲手杀牛蛙,坐镇看店到深夜。

  现在还经常有老顾客上门只为尝一口当年的味道,有闵行、嘉定南翔来的,开车七八十公里来吃的也不少。“有人会说‘到店里吃上这烤牛蛙,就想起当初彭浦夜市火爆的情形’。”说到这些,王盈军又兴奋起来,“我想去市中心,热闹的地方开个店面大一些的,肯定还能火。”

  夜市情结还在,王盈军非常期盼上海也能有像台湾那样的成熟夜市,规范经营、环境干净。“如果将来能有这样好的夜市,我一定争取参加!”

上一篇稿件